首页 古代言情频道 古典架空
替嫁后我驯服了草原狼王在线阅读

替嫁后我驯服了草原狼王序临 更新时间 2022-11-27 00:03:18

完本 签约 VIP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青砖绿瓦,陌上花开香染衣;朱门紫殿,素手摘星霓作裳。

39.54万字| 430总推荐|0周推荐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手机扫码读本书 支持多音色听书

  1V1双洁【傲娇少年狼王X前怂后勇小宫女】
一场关于家与国,和平与爱的故事
大梁327年,北庭首领加布相查亲率十万铁骑兵临漠北,八百里加急,漠北危矣
一年后,梁国与北庭议和,梁国为求北庭不再发兵,嫁去了嫡公主
漫漫黄沙路,公主的心上人宁愿放弃万千荣华也要带走她,昭昭的人生再一次被别人做了决定
一袭红衣,一张红盖头将她送进了他的帐中,而故乡远在千里之外,从此她再也没有了家
第一次见他,少年戏谑的挑起她的红盖头,笑言:“本王见过梁淑仪,你不是她。”
她掩盖在袖子下的手抓紧了锋利的发簪,那一刻她以为自己必死无疑
再后来他教她如何握刀,教她骑马,教她做这草原最无拘无束的明月
三朝更迭,她被人挟持,他率草原三十六部,四十万兵马剑指汴京
高坐白马上的少年,一柄红石弯刀握在手中,他道:“交出本王的昭昭,饶你们全尸。”
草原最桀骜的孤狼最终折服在中原的明月手中,甘愿为她穿衣牵马,为她舍却自己。
他教会她如何于乱世中生存,她便为他哪怕拼了命也要守护住家园,在苍茫草原间,他们是彼此的唯一。
而家与国,和平与爱,便是她在成长路上学会的取舍与抉择。

书友互动

月票| 推荐票

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1张月票=100点粉丝值

打赏

本周打赏人数

0

还没有人打赏,期待你的鼓励

打赏

100起点币=100点粉丝值

我的书友等级

本书书友动态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古典架空小说推荐 更多

读心萌宝:咱把阿娘宠上天!在线阅读
律所实习生叶青鸾穿成玄门大师姐,练啥啥不行,咸鱼第一名。幸好她干了一件有意义的事儿:在山下死人堆里扒拉出来一个小孩儿,给背上山了。  救人一命就不白穿一回,尽管他不会说话,不会走路,她还是把他宠成了宝!她把他当小弟,可他竟被她师父看上,逆袭成了她师叔!  她18那年师门横遭大劫,一夜灭门!唯有她和半残师叔侥幸逃生,她却付出了巨大代价——她被蒙眼凌侮,还诞下孩子……  这破世界,她真不想呆了,她想回家!可是一扭头,她崽嗷嗷待哺,师叔楚楚可怜……师父的尸骨还高挂在杆头!  她心一横,不走了!一边养师叔、儿砸,一边查寻线索为师门报仇!  从此披上红衣,却是为他人作嫁;她21画41的妆,以喜娘子身份行走市井。救西域郎君,识高门公子,携手大理寺,破谜案,闯宫闱,为了报仇她拼了!  她知道师叔指不上,可他跟“魁元阁”的姑娘缠杂不清,她看不过眼;她也没指望儿砸孝心,可她也没成想她儿砸天天黏着她师叔叫爹!  她只得打算给师叔正经说门亲;她甚至也想过,是不是该给儿砸找个爹?可是她师叔和儿砸一起急了说“不要”!  是为了报复吧,她师叔开始白天黑夜缠着她,总在月黑风高里让她脸热心跳;她崽也天天神助攻,在她耳边念“阿耶他心里说,好爱好爱阿娘噢……”  就在她心猿意马差点被他们攻下时,她却发现了一个惊天大雷——她那“半残废”的师叔,竟然是那高高在上的他!
miss_苏
古典架空
日更千字
青萝拂衣行在线阅读
男主,白乞儿,流落民间的第七皇子,从不欠人人情,却在还女主人情债的过程中越来越还不清楚。 女主,朴萝,自以为幸福美满的小傻子,却被害家破人亡不自知。 北蛮铁蹄逼近,国破家亡近在眼前,千年前算出这一切的张真人,为大夏朝留下一线生机。 女主携玉器重生,能否改变所有人的命运?
焦糖色小黑脸
古典架空
日更千字
长公主她天天被死对头读心在线阅读
【读心术男主VS疯批女主】 传闻长公主与赵家公子势同水火,赵家流放,长公主却把死对头圈在府中欺负,人人都说长公主多行不义必有报应。 终于,天道有轮回! 赵家公子一朝得势,所有人都期待着赵家公子会怎么折磨长公主,他却眼巴巴的追在长公主后头要名分。 被圈在怀中长公主暗骂道:狗男主! 赵家公子却一脸笑意的瞧着她:“心肝儿说谁是狗男主?” 长公主震惊:你竟然能听到我心声?! 是的,一直都能听见。
芋泥兔子
古典架空
日更千字

国师的萌徒娇又野在线阅读
权倾朝野的大晋国师云染月,世人对他八字形容: 谪颜玉骨,颠倒众生。 大晋皇宫都知道国师大人生性薄凉寡淡,却独独娇惯养在身边一个四岁多的小徒弟。 小皇子欺负小徒弟,他便一纸流放诏书送小皇子上了绝路。 小徒弟受渣爹后娘欺负,他便弹指间灭了渣爹的荣国公府。 “月牙儿,月牙儿,”小徒弟总是这般娇侬软语的唤他,没喊过一声“师父。” 都说国师的小徒弟小小年纪,生的乖巧懂事? 那是没见过她一口一个“小姑奶奶,”与渣爹后娘斗嘴时的伶牙俐齿。 都说小徒弟人美心善,性子懵懂单纯? 那是没人见过她手持利刃,面不改色站在血流成河,遍地尸骨的残骸中。 “夭夭听话,让为师来。” 云染月接过她手中的利刃,他怎能让这遍地污浊脏了她的手,自从做她师父那一刻,他便许诺过,护她一世无忧。 都说国师大人清心寡欲,那是没有人看见小徒弟流泪他惊慌失措的模样。 都说国师大人一人可敌千军万马,殊不知,一个南灼华就可让他溃不成军。 【1v1,甜宠无虐,偏执桀骜女主+冷清禁欲男主】 来,入股不亏!
百里十书
古典架空
日更千字
二婚必须嫁太子在线阅读
祖母老谋深算,亲爹远在边疆。还有个强行嫁给自己爹还害死自己亲妈的长公主继母。又被这继母算计嫁给一个中山狼,还被强行灌了药导致小产。雁南归穿越过来就接手了这么一个烂摊子。 简直不知道从哪下手才好些,但是第一件事必须是离!这垃圾堆里捡来的男人留着过年吗? 然后就是报仇,这群狗东西一个也别想跑。但是如何扳倒一个长公主,这是个问题。 太子殿下横空出世:跟我,你那狗后妈迟早要跪着给你磕头。 太子如此多娇,引雁南归折腰。 如果你的恶毒后妈是个公主,你如何能扳倒她呢?那就是直接打进她娘家!把那个该死的老皇帝从皇位上薅下来!
雪中回眸
古典架空
日更千字
世有弦月在线阅读
新书《捉妖小仵作》连载中—— 小神棍女主VS大家长男主 迷惑版: 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 观古今兴亡局,尽在嬖佞远贤。 儿童版: 这是一个濒临死亡之人,遭到六人合攻,然后做出了奋力反击,用上层出不穷的阴谋、阳谋等手段,且成功征服六人的故事。 正常版: 礼乐崩坏,群雄割据。 乱世大争,风云诡谲。 一场偷盗引起的诡秘相遇,携手揭开这场乱世风华。
荷樵
古典架空
日更千字

新婚后,我撕了摄政王爷的马甲在线阅读
新婚后,偏执王爷百般侮辱,原主王妃原地归西。  苏依然穿越占据原主身体:  开局,“我祝您俩举案齐眉”…  打脸虐渣,自带“医药箱”,救太后 ,办医馆…惊变“圣手医圣”。  王爷的马甲,满地掉。
青魇唉
古典架空
日更千字
重生农家下堂妇,养个王爷忙种田在线阅读
林初九一睁眼,就穿越到了贫瘠古代。  成了一个受极品亲戚欺压的小可怜,父母憨厚老实常受欺负,还被大房欺压多年连饭都吃不饱?  林初九急了,她立下志愿:为以后奔小康的生活而奋斗  所以……分地,分家,让拜高踩低的亲戚好看,姑奶奶忙得很。  但是这个意外赶山救下来的男人,怎么还主播不走了?  掉马王爷:“失礼了,想起来了要追媳妇了。”
爱吃一大碗
古典架空
日更千字
重生后,摄政王他不肯退婚在线阅读
【1v1,双洁,甜宠】 世人皆知沈家嫡女沈清漪,生的钟灵毓秀,仙姿佚貌,可惜眼神不太好。 放着温润若玉的摄政王不爱,偏偏去爱那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梁王赵宪。 她苦心孤诣地辅佐梁王登基,新皇果真不负众望的人事不干,宠妾灭妻,甚至纵容宠妃一杯毒酒送发妻归西。 毒发身亡前,沈清漪看着摄政王腰间的香囊幡然醒悟。 原来自己竟一直报错了恩。 重生而回,这一世她一把抱住了楚峥越的大腿。 某人看着腿部挂件眉尖一颤:男女授受不亲,沈姑娘自重。 沈清漪闪着星星眼:摄政王腿长腰细人帅不狗,小女子这辈子非你不嫁! ————————— 摄政王楚峥越,指点江山,权倾天下,将无数朝臣玩弄于股掌之间。 意图谋反的梁王?杀。 欺男霸女的国舅爷?斩。 大不敬的丞相?流放。 肃清奸臣,摄政王似是意犹未尽,凤眼一扫,目光便紧接着落在了那把怂字写满全身的沈太傅身上。 沈太傅虎躯一震,抱头暗道:吾命休矣—— 却听头顶道: “沈太傅之女沈清漪,颖悟绝伦,本王甚爱,堪当摄政王妃之选。” 沈清漪抱着赐婚圣旨,望着那不紧不慢朝自己走来的男子那张俊朗容颜,理智是一崩再崩。 喂,不是说沈姑娘自重么?怎么做的跟说好的不一样啊!
鹤舞流光
古典架空
日更千字
Lv.1

序临

  • 作品总数

    6
  • 累计字数

    196.41万
  • 创作天数

    536

更多其他作品

  • 宠妾灭妻,和离后被暴君宠野了

    古代言情

      【双洁独宠,白切黑年下绿茶小暴君为爱上位】 江轻也这几日常做一个梦,梦中人总是蒙着她的眼,灼热的呼吸洒在她耳边,连声求她疼他。 潋滟春光被红绸尽数遮掩,她连他的脸都没看清。 姑娘有些苦恼,就算守活寡,也不至于做这种梦吧。 长公主嫁人,新婚夜,丈夫却连夜领兵出征,三年未归。 江轻也为他守了三年活寡,替他操持府中一应事宜。 从没想到他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要将自己从边疆带回的孤女抬为平妻。 他说她父兄为他而死,孤苦无依,说他只是给她一个身份。 她以为自己永远是被厌恶的那一个,直到那一日,红绸被打落,少年帝王将她困于方寸之地。 “我本就是你的好情郎,是与你纠缠,你口中的真夫君,你为何总是不肯回头看我一眼?” “是我妄求,是我贪念,又如何?我们才是天造地设的良缘。” 她两眼一黑,假死逃脱,只是再一睁眼,漆黑的屋子里,燃着昏沉的灯。 这才知道,那在深宫中的金台为谁而建。 - 萧鹤微有一心上人,藏于心间。 直到有一日,一场风波... 阴暗心思便如参天大树滋长,再也无法遮掩。 她就是他的镜中花水中月,不能碰,也不敢碰。 –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

    加入书架
  • 清冷侯爷为我折腰

    古代言情

      【双洁1v1】 江怀策见沈枝意的第一面,是大庭广众之下,她被人骂做不守妇道,姑娘家一巴掌扇去,提笔四个字:狗屁不是。 她似是淮京城中的名门贵女,却又像是边塞最耀眼的格根图雅,那时的他本以为他一眼就能看透她。 再后来,这娇柔女子嫁了她口中冷面冷心的人,而这一切也不过是他强求得来。 “枝枝,我们是此间最般配的良缘。” 新婚夜他握着她的手说着,却见她一张芙蓉面,满是冷凝,话语伤人。 “当初就该让你死在寺庙里,也好过你这般恩将仇报!” - 沈枝意重生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将自己前世未能扇过去的那巴掌,呼在了那谄媚奉承的小人脸上。 发誓不再嫁给那冷心肠的江怀策,可偏偏孽缘难除,她走哪,他跟哪。 姑娘家将他骂了个遍,换来的却是他将她堵在树下,许着刻骨的诺言。 “你若要杀人,手中的刀可不锋利,不如换一把。” 江怀策握着她的手指向自己心脏处:“换我这把,你握着,便所向披靡,有我在,保你岁岁无忧,年年安乐。” - 起先,我只想将你护在我的羽翼之下,我想我的枝枝此生安乐便可,后来我知道,沈枝意这三个字本就不是那易折的花,冬雪消融,琼枝向上,她便是那最明朗的春。 文案:2023.3.22

    加入书架
  • 不要试图杀死一朵黑莲花

    仙侠奇缘

      (全免)【真病娇白切黑男主×能屈能伸女主】 任衿衿转世而来的身躯患有心悸之症,命不久矣,唯有得到魔尊的魔骨才可以开启法阵重塑身躯。 当白衣执剑的少年于虎口救下她时,她抱着他的腿,疯狂跳动的心在那一刻得到了缓解 - 魔骨是魔的修为,谢轻舟不可能为她取出魔骨。 - 谢轻舟重伤之时,她带他逃跑,为他疗伤,面对她的好意,他嗤之以鼻,他不需要同情与怜悯,他只会杀了她。 在他被围剿时,她开启法阵,无意为他生受千万剑,却在面对他时迟迟无法下手,少年像是明白了她的意图,带着她的手贯穿了他的心脏。 他知道,她是为了魔骨,但此刻,他心甘情愿。 可惜却只看到了她的身体化作满天星点消散。 - 成功得到他的魔骨,早已经重塑身躯的任衿衿却听闻,那日尸山血海,魔尊谢轻舟大开杀戒,一夜白头却在那尸骨累累中,没有找到他想要的人。 而这许多年间,她成了修仙界一个不敢提起的名字,此时的她早已被昔日的少年亲手锁在了最华丽的宫殿内。 伏在她膝头的少年,一手扯着金色的链条,一手紧紧握着她的手,眼角含泪的说着:“别再离开我了,衿衿。” 她摸着他一头银发长叹了一口气,算了这辈子栽他身上了。

    加入书架
  • 外室要跑路,疯批太子夺我入宫

    古代言情

      【1v1双洁独宠,狗血带球跑+强取豪夺强制爱+追妻火葬场】  世人都道大朔太子暴虐成性,世家贵女无人敢嫁,直到有一日,他从云州带回来个外室。  起初楚烆觉得,只是一个伺候得尽心的女人,他给她个名分,就当养了只雀儿。  后来,她死了,他也是冷静的说,不过是个外头的女人,有什么好留恋的。  却在几日后,猩红着眼将那院子翻了个底朝天。  “崔滢,是你先招惹的孤!”  就算将大朔寻遍,你也别想离开孤,死,也要死在孤的身边。  -  崔滢知道她是养父用来笼络权势的云雀。  她不甘心这样活一辈子,所以在被送给楚烆后,哄骗他,利用他想要逃出去。  却不知道她自以为是的万全准备,在他看来不过是玩笑。  他享受着她一次次逃离却挣脱不开的那种感觉,直到有一日,一场大火烧毁了所有痕迹,她挣脱了他的桎梏,从此再无踪影。  那日他看着一片烧焦的宅院才明白,她不是他的雀鸟,而他也不是她的樊笼。  这场爱里,被困住的,只有他。

    加入书架
  • 惊!位面男主他绝嗣,我好孕拿捏

    科幻空间

      【独宠好孕,甜文+病娇绝美女主,带攻略+感情线】   曲星繁在噶了第五个位面男女主后,系统看着这一幕爆发出一阵尖锐的爆鸣声。   完球,它的宿主越来越疯批了。   主神为了防止曲星繁一路黑化无底线,直接将系统和她一起打包踹进了好孕位面。   目标:为绝嗣男主诞下子嗣,积攒福缘,消灭黑化值。   位面一:绝嗣侯爷上位后真香了   曲星繁穿来的时候,坚定不移的认为自己那双腿残疾的便宜夫君是男主,不就是生崽吗?大手一挥,十八房美娇娘全送进去。   到头来发现自己搞错了任务。   私密马赛,系统酱,我以为别人生的也算捏。   系统:毁灭吧,累了   后来系统发现,好小子,君夺臣妻的剧情成了男二上位了。  但你别说,真香。   位面二:皇叔他先婚后爱,步步为营   渣男PUA我,我转身做他皇婶。   后来皇宫再遇,曲星繁坐在轿辇上摸着孕肚,轻蔑说道:“侄儿为何不跪?还不快喊皇婶。”   渣男看着护着曲星繁的皇叔,想破脑袋都没想到。   无人知晓,深宫夜夜,灯影晃晃,他肖想了自己皇侄的未婚妻三年。   再后来,为了得到她,他用尽了此生,最卑劣的手段。  他要高山可仰月,亦要伸手可触月。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