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广告
热门游戏
首页 现代言情频道 都市生活 大佬的黑色彼岸花

大佬的黑色彼岸花 桃枝妖妖

连载 签约 免费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第五届现实题材网络文学征文大赛】参赛作品

𘢒𘢒𘢍𘢒𘢑万字| 𘢐总推荐|𘢐周推荐

免费试读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手机App阅读

   金萌,乔家老九,十岁被踢出家门历练,竞争乔家继承人。
  瞬间,曾经的家人亲人全都变成了无情的陌生人。
  ......
  十年前,他救了她!
  十年后,她嫁给他!
  似乎是日久生情,其实是上一辈恩怨的......
  

粉丝互动

推荐票 非VIP作品只能投推荐票

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打赏

本周打赏人数

0

还没有人打赏,期待你的鼓励

打赏

100起点币=100点粉丝值

我的粉丝等级

本书粉丝动态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下载「起点读书」 获取更多内容

Lv.2

桃枝妖妖

戏如人生   人生如戏

  • 作品总数

    11
  • 累计字数

    826.70万
  • 创作天数

    1704

更多其他作品

  • 老大你老婆又活了

    现代言情

    他:景子轩。亲手将要过门的妻子下葬。七天后,妻子站在他的面前却被告知是小姨子。她:范语曼。活的太憋屈,明明是个大富大贵的命,在新婚当天,被人借命。死后七天,老天眷顾,让她有重“活”的机会。生与死的区别,让她看清亲情的虚伪。从此,范语曼立志要成为别人眼中的女魔头,杀尽所有黑心肠的人。当她用一双芊芊素手,为范家,为家人刻画出灿烂的未来,她却失去了生机。她唯一的遗憾是,间接害死他的凶手,成了她甩不掉的包裹,以丈夫的身份盘踞在周边。原本的她就是因为他而死,知道对方的强大,她只希望能够离他远远的,没有想到兜兜转转之后,依旧无法……

    加入书架
  • 独爱重生小妻

    现代言情

    她只是想离婚而已,为什么总是那么难?重生在豪门夫人的身上,并不是她的本意,只是醒来她变成她。两人没有感情,只是家族间强强结合而已,不明白他到底在坚持什么?他是海伦建筑的总裁,向来对女人无感。但最近,他的小妻子似乎引起了他的兴趣。可,当她向他提出离婚那一刻,他觉得如同被人当众打了巴掌。在他的心中,就算不爱,那也是他一脚把这个女人踹开。她说,离婚?必须离!他说,离婚?你做梦!【离婚篇】简采萱自信满满的走进办公室,想到她手中的东西,可是有备而来,这回,离婚离定了。“单逸明,我要和你离婚!”男人并不在意,继续看他手中的文件,但还是冷冷的说出几个字,“第十次!”女人并不在意他的态度,拿出一摞单逸明和一个女人拥抱的照片,直接甩到他的面前。“单逸明,这婚,我离定了!”单逸明拿起一张照片,看了一眼简采萱,果然是她,这个女人为了离婚真的是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咚咚咚——就在这时从外面走进来一个女人。简采萱一看到这女人就是照片中的女主角,立刻像是被打了鸡血似得兴奋,她就不相信,这女人有机会上位,还宁愿当第三者。拿出一份离婚协议,放在桌上,女人露出招牌式乖巧笑容,在心里拼命呐喊,终于可以摆脱这段无聊的婚姻了,不枉她努力这么久,终于见到效果了。“签字吧!”单逸明看着简采萱得意的样子,一盆冷水直接泼下来。“萱儿,见到小姑子怎么也不说话,难道是激动的?”“……”【种子篇】“我怀孕了,孩子不是你的!”单逸明脸色铁青,看来不给这个女人一点教训是不行了。看着男人脸上的怒气,就知道没有哪个男人能忍受的了,这自毁名誉这一招还是有效的,还没高兴太久被人连根拔起。“喂,你干什么?”简采萱这回知道害怕了。“没事,我验证一下你说的是不是真的?”“你又不是医生怎么验?”……不久,简采萱终于知道怎么验证了,整个人躲在被中不出来。男人连人带被子抱在怀中,轻添一下嘴唇,笑的一脸奸诈。“好了,我验证过了,是真的怀孕了!”“……”

    加入书架
  • 隐婚之彪悍贵妃妻

    现代言情

    夏晓本是将军最喜欢的嫡女,是皇上最宠爱的夏贵妃!但,竟然输给了一个毫不起眼的她?再次睁眼,却发现,周围的一切都变了!露胳膊露腿的女人披头散发,满大街的晃来晃去!这是什么鬼地方?情节一:“狗奴才,滚!”醉眼迷蒙的夏晓,感觉到有人走过来的时候,大声的呵斥道。“滚?”某男一听这话更是愤怒,用力的一扯领带,衬衣的扣子四处飞散,上前用力的捏着她的下巴,咬牙切齿道,“女人,你就是这么伺候老公?”“你个哪个宫里的太监,胆敢在本宫面前……”情节二:两校比赛球场上。外校以为胜券在握,在最后半分钟的时候,故意将篮球扔到夏晓的面前,“喂,美女,把球给哥哥送过来!”夏晓看着滚到脚边的篮球,再看看那嚣张的男子,脚尖一勾,球瞬间跳在手指上,转头就往前走去。“喂!美女,听说你是这里的校花,不会,只是一个笑话吧!”“嘭——”走远的夏晓,背对着篮球框只是用一根手指轻轻一弹,直接进球。“铛——”“华鑫大学胜!”“……”情节三:“夏晓,不要忘了,你是我的老婆!”夏晓无奈的翻白眼,冤大头当一次就好了,“请你看清楚,和你成亲的女人是夏晓晓,不是夏晓,请你不要老眼昏花到这个地步?”“夏晓,不要妄想摆脱我,我会让你记住,你是我的女人!”夏晓看着一再纠缠的他,笑着走到他的身边,只见她快速出手,点主几处穴道,潇洒离开。“老……”‘婆’字还没有出口,只是看到一片树叶飞过,连话也说不出来了。

    加入书架
  • 豪门前夫不好惹

    现代言情

    一场预谋的车祸!一个骗来的婚姻!两个没有交集的人从此绑在了一起。她狠心的推开了相恋了多年的爱人,只因为在面对庞大的债务面前,她没有别的选择,只好选择嫁入豪门,成为一个傻子的豪门贵妇。原本只是一场卖身还债的交易,但,却在他清醒的那一刻却变了味道……他在一夜纠缠过后,对她一而再,再而三的步步紧逼强占。只为把她变成他的女人!变成他孩子的妈!变成未来儿媳妇的婆婆!她逃…他追…。她再逃…他再追…她一直逃到无处可逃,他一直追到……【片段一】:副总裁办公室。庄少梅带着一个孩子闯进来,看了一眼那在一边地上搭建积木的一大一小,怒目圆瞪。“伊美雅,你从哪里弄来的野种扣在天启的头上!”伊美雅看到这庄少梅,要不是她当初临阵脱逃的话,她现在还用嫁给一个傻子吗?这几年受到的怒气在这一个爆发。但多年来的早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个她了,笑着看了一眼打扮的妖里妖气的庄少梅,“原来庄小姐嫁给了一个姓野的男人,不知道你那个野男人贵姓?”【片段二】:“不许走!”陈天启站在门口挡住出去的路。伊美雅深吸一口气,“陈天启,我们已经离婚了,你我之间再也没有任何的关系,你充其量只是我的一个前夫而已!”“没有离婚,怎么会成前夫!”冰冷的声音从他的口中说出。“我们明明已经…。”“明明什么?”陈天启兴致大好的抱起她就往屋里走去,“明明知道怀了我的孩子,还想跑,难道我就是一个摆设?”“谁说我怀孕了?”“我说有就有…。”

    加入书架
  • 劫妻厚爱

    现代言情

    原以为的幸福被打乱,她被迫扑向他的怀抱!她气愤,她恼怒,却被他的包容与温暖吞噬得一干二净!他说,你要报仇,我帮你拿刀!他说,你要回头,我的怀抱等着你!可是……他不是个断袖吗?怎么就不断了呢?秦凯乐,盛佳国际集团的董事长,钻石级别的单身汉,但同时他的铁血手腕让所有的女人望而却步,虽然他的身后,还有更为强大的力量,但在别人的眼中,他就是魔鬼!可,魔鬼的温柔只会留给她!他宠她、爱她,陪她疯,陪她闹,只因她是他手心里的宝!她作,她闹,她肆意张扬,随心所欲,我行我素,因,后面有一个强大的靠山,不用白不用!【腹黑篇】“就是她,在结婚前给老公戴绿帽子!”“真不要脸,居然勾引老公的叔叔。”豪华的庆功宴上,陶梦兰穿着抹胸小礼服,将完美的身材展现出来,看到周围对她的指指点点,早已经不是当初的她,面不改色的接受众人的洗礼。他如神一般的降临,脱下西装披在她的身上,手占有性的放在她的腰上,“老婆,小心着凉!”【霸爱篇】面对复杂的关系,她累了,想找个简单的男人嫁了,他却把她掳上了他的床。“陶梦兰,你是不是想男人想疯了,这么急着嫁人,为什么不嫁给我!”“你不是我那盘菜。”过去的种种一直深深的印在脑海中,对秦家的人,躲都还来不及,怎么会自寻死路。“吃了还能吐出来,记住我爱你的方式……嗤……”

    加入书架
  • 冷少谋猎小娇妻

    现代言情

    她是贝家二小姐。为了一枚翡翠戒指,被亲姐姐推入四海。那个不管什么东西,只要进了四海,一切都会变得如同泡沫般失踪,也可以说是尸骨无存的四海。侥幸四海底重生,带着恨意而来,随之而来一个神秘大人物,还有更为复杂的……【奇怪老头】“姑娘,人各有命,上天早已注定,有人天生就是王者,有人落草为寇,脚下的路,如果不是你自己选择,那么最后的终点在哪儿,连你自己都不知道……你会走多远?会遇到谁?都是上天注定的,有的时候过于挣扎,也许会让你陷入泥潭,就像本来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可你却在这个地方遇到了我,也许,你觉得是你的不幸,但你怎么知道这不是我的不幸呢?姑娘,以后的路莫要……”贝玲儿愣住了。碰瓷的?不像。算命的?不像。【他的阴谋】高思元坐在一边,看着睡着的女人。她以为能逃开,怎么可能,从他们纠缠在一起的那一刻,注定永远是不会分开的。至于她的逃离,他看得到,但他却不打算猫捉老鼠的游戏,那对他来说太浪费时间,还不如眼前的方法来的痛快。不管这个女人在哪里,只要他想,没有他做不到的,不过,现在他没有打算挑明。有些事情慢慢的,一层一层的解开那层神秘的包装这样才会更有成就感。贝玲儿觉得睡了一觉,醒来时,觉得全身都变的轻松,正想要伸个懒腰,这才看到在面前放大的脸,直接惊呼出声,“你……”【一句话:女主四海重生,意外得到一些异能为奖励晃晃悠悠的逍遥之路。】

    加入书架
  • 重生千金与魔为契

    现代言情

    闭眼,有人是睡着了,有人却是死翘翘了!睁眼,有人一觉醒来,有人却是死后重生!她有眼无珠,辜负了爷爷对她的期望,最终却落个惨死的下场!不想,死后的她竟然还能活着看着曾经的一切,为了能够活着,她不惜和魔达成契约,为的就是能让自己活着,为的就是能让她的在乎的人生改写。前世不看重的金钱与权势,重生后的她要把这些全部牢牢的抓在手中。腕上红线,是契约的象征,同时也是异能到来的印证,有了异能,翻身逆袭做女王!嗯,这个男人又是怎么一回事?难不成,她刚活出一点精彩,却不慎又掉进……【精彩片段】:“你死了,害你的人活着正是得意!对你而言,还真的一种最好的讽刺!”“也是,就你这样白痴一样的女人,早就该死了。”“只不过这最后的死法,看着还真的有些可怜,不过,可怜之人自然有可恨之处。”唐果果迷茫的看向旁边这个全身包裹严实,只露出眼睛的男人,不知道为何对这双眼睛,有种熟悉的感觉,应该深深的记在心里,不该忘记,可一时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只是,更让她想不到的是,无意中看到在下面发生的一幕一幕,她有些不明白。自己不是死了吗?男人眼神变的有些严肃,可说出来的话带有一点慵懒中还多了一丝丝的魅惑人心的磁性,“其实,我可以让你继续活下去,而且还是在这个时候。”“条件?”“你只要帮我杀个人,我就能让你暂时的活着。”“好。”暂时也好,至少还能活着。契约形成,活着就是这么简单,只是对那人后来说的那句,她并没有在意,直到后来才知道“一年的时间内杀了李华东,你就可以永远的活下去,否则……你将会变成我的下一个玩物!”竟然是……

    加入书架
  • 通缉爱妻

    现代言情

    “月九,你这个该死的魔鬼,早知道你这样恶毒,我早该在你出生的时候,亲手掐死你!”月云起恨的咬牙切齿,恨不得喝她的血,吃她的肉。对这样当面的谩骂,月九并没有放在心上,反而好心的提醒,“呵呵……瞧这话说的,难道你老人家忘了,月九早就死在你的手中?现在在你面前的就是一个魔鬼,真是的……明明知道还这样说,难道你脖子上长的是草?”一场蓄意的谋杀,让被困在镜中千年的她,始终逃脱不了魔镜的束缚。意外重生,她却变成了豪门中被人屡屡送不出去的笨女人。笨?当然,她现在笨的只剩下脑子。送不出去?那是,上赶着倒贴的人那么多,还需要送?流放?必须的,要不然她怎么……只因长的太美,成为所有女人的敌人。只因蛇蝎心肠,只要带脑子出门的人,都会绕道走。当她终获新生,站在阳光下,她一不小心成了无人敢惹的九小姐!轻易掌控他人的生死,随手拿捏他人的命运。该揍得揍,该咬的咬,玩转豪门,玩坏了,换个地方继续玩……只是一不小心竟然玩了不该玩的人。男人哀怨的看着要离开的女人,“负责。”“不用。”女人随意的抛下两个字就想离开。“这就想走,似乎不大好。”善意的提醒,同时也是警告。女人惊讶的看向男人,“九个字,你终于能说一句人话了!”“别他妈的废话,不负责,你别想走出这个门。”男人火大的冲着女人怒吼,同时快速冲向门口,挡住唯一的出路。“幼稚!”女人扁扁嘴,无奈的翻白眼,转身几步来到窗前,直接跳下去,在男人惊得要掉魂的那一刻,却听到传来“拜拜”。气急的男人反而笑了,拿起一边的手机,直接命令道,“关门,放狗!”

    加入书架
  • 婚不由己之夫人在上

    现代言情

    梦琪,梦氏集团二小姐,年幼时一场大火,被无情驱逐。一场场血腥暴力事件的诱发,奶奶无奈,允许她回国。华丽归来,为真相而来,为师命而来。有时,她被人欺负却不敢还手的小可怜,成为别人口中的保姆。有时,一句话,一个眼神,都成为她下手的目标,很快她会让对方用血来洗洗脸。**杨家贵公子,豪门继承人。是‘双胞胎哥哥’杨睿,也是‘双胞胎弟弟’杨浩。没有人走进他的内心。可,两种性格的他,同时爱上了一个女人,从此,为了一个女人,开始了自我较量。**“杨睿,别靠近她,小心倒霉一辈子,我爸爸就是最好的例子。”梦曼含笑的站在杨睿旁边。杨睿看向梦琪,理所当然的问道,“琪琪,大姨子是不是……缺点?”说着指了指脑子。梦琪……**第一次见面。碰瓷现场。杨浩把手放在梦琪的肩上,“媳妇儿,这么晚了,还不回家,在外面瞎晃悠什么!”周围一大票的人看着他们的老大,把好不容易找到大鱼就这样拐走了。

    加入书架
  • 我的老公有点傻

    现代言情

    徐家有喜!众人这才知道,原来,徐家有两个双胞胎儿子。婚礼当天,众人才知道徐家的二儿子是个傻子。一时间,各种小道消息漫天飞。有人说,徐家坏事做尽,报应在一个傻子身上。一个婚礼,徐家接受的是众多明里暗里的嘲讽。主婚人冲着新娘问道,“孙可馨小姐,你可愿意嫁给徐先生为妻?”浑然不知道这是一个陷阱,她看向眼前傻傻笑着的男人,开口,“我愿意。”主婚人冲着新郎问道,“徐先生,你可愿意娶孙可馨小姐为妻?”“我...我愿意。”被人同情和算计的婚姻就这样开始了,这时,在场的众多名不知道,这个婚礼,让她们永远失去嫁给徐从硕的机会。 【小剧场】:孙可馨发现一切都是骗人的,根本就不是什么双胞胎。“徐从硕,你如果想要守住徐家的秘密,立刻从我眼前消失!”徐从硕笑了,直接甩出两本结婚证,似笑非笑,“先看清楚再说。” 孙可馨很不安的拿起结婚证,看到上面那两个名字,顿时瞪大眼睛。男人顺势搂住她的肩膀,“不管是谁,我都是你的,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孙可馨彻底乱了。女人想,到底该怎么做,才能结束荒唐的婚姻?男人想,到底该怎么做,才能把女人睡的死心塌地?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