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广告
热门游戏
首页 古代言情频道 穿越奇情 盛宠名门娇女

盛宠名门娇女 彦泽

连载 签约 免费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青砖绿瓦,陌上花开香染衣;朱门紫殿,素手摘星霓作裳。

𘝍𘝊𘝎𘝑𘝒万字|𘝍𘝐𘝉阅文总点击|𘝑会员周点击|𘝋总推荐|𘝋周推荐

免费试读加入书架 投推荐票 下载App
新人免费读

我要评价

  身在书香门第,父母不在身边,刚刚被退了亲了小姑娘该何去何从?林瑾初不知原主作何抉择,但对她来说,没有什么比健康的生活下去更重要了。抱紧外祖家的粗胳膊,远离亲伯母一手遮天的内宅,然后,日行一善争取早日转运,林瑾初要求不高,只想平安康健到寿终正寝。
  林瑾初眼中的初遇:人模狗样的世子爷,由表兄陪着逛园子,真是骄傲到鼻孔朝天,哪里知道谢风扬心里暗自松了口气——幸好她没认出我来!
  谢风扬记忆里的初遇:披着金光的小仙女,解救他与苦难之中,他日必当涌泉相报,唔,小仙女的玫瑰糖真甜!

粉丝互动

推荐票 非VIP作品只能投推荐票

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打赏

本周打赏人数

0

还没有人打赏作者,期待你的鼓励

打赏作者

100起点币=100点粉丝值

我的粉丝等级

本书粉丝动态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我要发帖 作品讨论区|书友评价

Lv.3

彦泽

后皇嘉树,橘徕服兮;受命不迁,生南国兮。

  • 作品总数

    18
  • 累计字数

    466.56万
  • 创作天数

    1828

更多其他作品

  • 田园风华

    古代言情

    不要在内容简介中泄露你的QQ,以免被他人冒用她是中医世家的传人,却叛逆的想做厨师,谁知梦想即将实现的时候诡异穿越。来到陌生的世界,却又一个单身女子成了有夫有子的神秘少妇。冲着懂事儿子的温情关心,江晓菀决定从此替宁儿照顾这个漂亮的儿子。遇见你何其有幸,当第一眼见到那个成为她丈夫的人的时候,她明白了什么叫做见君倾城,世无其二。

    加入书架
  • 将门孤女之田园美眷

    古代言情

    夏潋出自古乐世家,在她看来,她要做的就是学习家传的各种技艺,然后嫁到一个合适的家族去,平平静静的当个小夫人,再慢慢老去。然而她做梦都想不到,有一天她会莫名其妙的脱出这一个圈环,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她还记得,那一日,她那个神神叨叨的好友林苏晚,在她耳边念叨什么镜里空花、水中圆月的话,如今她却看不分明,这花那一朵是真、那一朵是假。那天晚上,她被林苏晚生拉硬拽去看流星雨,然后,在那一片绚烂的流星雨童话中,她变成了西山村的小媳妇夏潋。乡村生活平淡安宁,夏潋一向随遇而安,倒不觉得有什么不妥,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麻烦开始一桩桩一件件找上门来?功臣之后的相公,将门冤狱的出身,她一步步远离一开始所向往的宁静生活,好在自始至终,一直有他相伴。片段一:夜风中,夏潋仰起头,望着墙头飘飘欲仙的美男子,悠然笑道:“当家的不解释一下,所谓位高权重,究竟是什么意思?”苏墨轻飘飘落在夏潋面前,微笑道:“为夫也不知,娘子还有这样一手绝活。”片段二:“你究竟是什么人?”慕容少宣皱眉道。“自然是苏墨,还能是谁?”苏墨笑道。慕容少宣摇摇头,道:“当日我中了化功散,武功全失,所以并没有察觉,而等我武功恢复了,才发现,你自称是个普通的猎户,武功竟比我还要高深,这未免太过奇怪。何况虽然藏得隐秘,我也察觉得到,你身边藏着暗卫,你究竟是什么人?”苏墨好整以暇的听慕容少宣说完,道:“你是在提醒我杀人灭口吗?”“…”慕容少宣一愣,苏墨却笑笑道:“你猜,我知不知道你的真实身份?”“…”“或者,你猜猜,我为什么将你留下?会不会放你离开?”“…”“唉,乡下日子安逸得很,留下你解解闷也好,放心吧,我暂时不打算杀你灭口。好好给娘子挖鱼塘,等鱼塘挖好了,我就放你离开!”苏墨笑着挥挥手,往院子里打水洗漱去了,留下慕容少宣对着月亮磨得牙齿咯咯作响。片段三:苏墨没有什么形象的将慕容少宣按在桌上,咬牙道:“混蛋!你丫的你断袖不能提前跟我说一声?”慕容少宣一面努力吸气,免得自己闷死,一面不怕死的说道:“我要是早说,不早让你弄死了吗?”“你信不信我现在弄死你?”“我以为,你现在弄死我,对小曦来说并没有什么好处。”“啪——”桌子四分五裂,慕容少宣怕怕的缩缩脖子。

    加入书架
  • 田园闺秀

    古代言情

    唐雨茗,传奇毒门的继承人,一朝穿越,成了一个乡下人家的女儿。父亲被征发从军,母亲一人撑着家,虽然日子过得不算好,但母亲疼爱,哥哥关心,加上一个天天姐姐长姐姐短的小妹子,雨茗觉得做个村姑也没什么不好。某天遇上一个俊美师兄,从此有人保驾护航,更演绎一段青梅竹马的童话。雨茗站定身子,抬头去看马背上的人,只是,还不等雨茗说话,马上的少年就直直地从马上栽了下来。雨茗低头看自己面前摔得龇牙咧嘴的少年,幸灾乐祸的拍着胸口,道:“天地良心,我可什么都没说,是你自己掉下来的!”少年气的咬牙切齿,却只得看着眼前只能称作女孩的雨茗,也不知是不是故意的,给他狠狠按上脱臼的脚踝,飘然离去。那时十岁的女孩子精致的小脸在十三岁少年心中再也挥之不去。老者看向雨茗道:“小娃娃,你叫什么名字?老夫见你骨骼精奇,欲收你做关门弟子,待得他日,必定成为一代女侠!”“…”雨茗挑眉,看向眼前貌似仙风道骨的老头子,半晌,憋出一句话,“老头子,我没钱的。”“铿——”少年一剑劈在石头上,嘴角微抽地看向雨茗,对老人露出一个同情的表情,接着练剑。而老人,身子一僵,许久,才道:“我是骗子?小丫头,江湖骗子有我这样仙风道骨吗?江湖骗子有我这么玉树临风,武功高强?小丫头你什么眼神啊——”那天清俊如寒梅的俊美少年成了雨茗的师兄,从此宠之纵之,就是不许她离他远去。

    加入书架
  • 冒牌公主之驸马求放过

    古代言情

    从一个只会琴棋书画的淑女穿越成一个武功高强的女汉子,再由女汉子变成金枝玉叶的公主殿下,姜眠雨也只能感叹一句造化弄人。而当金枝玉叶的公主殿下被许配据说给身高体壮、长相粗犷到能吓哭小孩子的驸马时,姜眠雨也只能弱弱的喊一声:驸马,求放过……小片段:1、相遇时,顶着一头乱糟糟头发的未来驸马,望着精致的好似画里面走出来的仙女一般的姜眠雨,没敢承认自己是那未来驸马,随便找了个理由搭讪:“公主,请问御果园怎么走?”姜眠雨暗自磨了磨牙:“直走就是。”看着人走开了,小宫女紫烟疑惑道:“公主,直走是冷宫啊!?”“都说了我不是公主,怎么可能知道御果园在哪里!”2、当冒牌公主遇到真正的公主殿下时。公主:“你嫁的那是什么人啊,一天到晚摆弄骷髅罗盘的,那是准备拉着我一起下地狱是吧吧!”姜眠雨:“我还没说你呢,一会儿翩翩公子,一会儿武将糙大汉,那是精分是吧!”两人对视一眼,“……”两位传说中的男主相视无言,难道,我们真的有那么挫……

    加入书架
  • 盛宠名门表小姐

    古代言情

    因为被外放岭南,陶静轩将长女托付岳家晋阳侯府照顾,刚刚十三岁的陶梦阮挥泪辞别了父母北上,却被一场风寒要了性命,让陶梦阮顶了上去。寄人篱下的表小姐不好做,好在外祖父母疼爱,舅舅舅母关心,然而,表姐妹们一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大表姐嫁了定了一门好亲,看人的都是高高在上的眼光,好吧,她忍,谁让人家夫君是当朝太子。二表姐脑袋被门夹了,对她一个寄居表小姐阴阳怪气的,算了,跟白痴计较还能变成花痴不成?三表姐心直口快,闯了祸还不自知,好吧,看在她热心肠的份上拉她一把。四表妹阴险狡诈还想让她顶锅,这个不能忍,必须教会她什么叫做不作不死。没想到最后被一只大灰狼抓进了狼窝,狼窝里一群张牙舞爪的小怪兽,作为嫡长媳还需要忍吗?不需要,有意见的,关门放狼!初相遇时:司连瑾早就发现有人进来了,只是他一贯不爱理人,心道园子里布了阵法,来了人也走不到这边来,没想到手里的一笔还没画完,前面就多了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一个姑娘家懂得阵法还挺少见的,也不知是不是误打误撞,却没想到人根本没看他,光顾着对着满树的梨花流口水,也不知想到了什么。司连瑾自小就被人捧着,头一回被忽视得那么彻底,虽然不至于为了这个跟人计较,但手顿了顿的功夫,一滴墨就落在纸上,活像一颗大梨子。陶梦阮察觉到别人的气息,一回头,对上司连瑾微微带着怒气的脸,还没反应过来,便听到司连瑾不大高兴地问道:“看你那馋样,想到梨花糕还是梨花酥了?”陶梦阮见到大美人就要呆一呆,何况司连瑾这样冰姿雪骨、气质出尘的大美人,听司连瑾这么一问,就顺着答道:“梨花酥,梨花糕淡了些。”再相见时:陶梦阮白生生的手抓着司连瑾的衣襟,司连瑾脸色一黑,道:“松手!”陶梦阮得寸进尺抱住司连瑾的脖子,“不松,松开会摔死的!”司连瑾脸色更黑,那一截木头也不知经了多少的风吹日晒,看得出很快就能断一断,他没本事抱着陶梦阮飞上去,只得抱着陶梦阮借着岩壁上面的凸起跳下去。陶梦阮吓得抱紧了司连瑾,哭喊道:“你别跳啊,我表哥马上就追来了……”

    加入书架
  • 腹黑状元的庶女妻

    古代言情

    沈沁二十岁生日时,许了个愿望,希望能平平安安的再活二十年,心里决定,以后每年都许这个愿望,这样,就能一直平平安安的活下去。然而,天上的星星掉了,她穿越了。不是剧情君眷顾的女主,也不是被虐的死去活来的女配,而是一个美丽而短命的女n号。好吧,也行,只要脱离了剧情君的威胁,女n号还是安全的。于是,沈沁费心费力,只想摆脱女主、女配加上男主夹心饼干的命运,然后找个安全的男n号嫁了,奈何,不知何时冒出来个光芒四射的路人甲,装穷卖呆将她骗回去当娘子去了。1、静侯夫人的寿宴上,沈沁偶遇了原书中最美路人甲,记起当初她曾对这个路人甲产生了万分好奇,忍不住多看了几眼。于是美男子回头,对她嫣然一笑,道:“姑娘,你手中的草可以送给在下吗?”美色误人,沈沁的理智离家出走了三秒,手中的草就落到了云臻手中。云臻走开,只听身后温柔美丽的花瓶一声怒吼:“混蛋,谁说玉心海棠是草!”2、沈沁嫁给云臻时,跟着云臻回了老家,一排土墙房,一个小院子,杂草和蔬菜长在一起。她安慰自己,坚持三年就够了,云臻好歹是状元,总有出头的一天。沈沁坚持了三年,终于抱着孩子跟云臻赴任,好嘛,香车宝马,谁说那是个穷书生她跟谁急!穷书生难得心虚的摸摸耳朵,道:“那什么,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我们这几年不都为着今天努力吗?”沈沁怒,抱着儿子准备回娘家。

    加入书架
  • 穿越之绝代佳妻

    古代言情

    璃清作为苏家养女,除了辅佐苏家少主,最大的爱好就是看穿越文。当有一天璃清穿越到了古代,想到的第一个问题就是:找个好看的夫君嫁了。剧情君:一穿越就有美男有萌娃,完全符合你的要求有木有!璃清:滚丫的,姑奶奶上辈子当人养女,凭什么这辈子还要当寄人篱下的养女!这是一个流落乡下的千金小姐与卖烧饼的秀才的爱情故事,喜欢的亲请点收藏!

    加入书架
  • 速度快来当皇婶

    古代言情

    当古武世家的女汉子穿越成书香门第的乖乖女,会发生什么事?叶九韶表示,她非常努力的适应书香门第的闺训,不打架、不杀人、不放火,与人为善做个热爱生活的好姑娘,甚至打算找个好人家嫁了。然而,生活总是充满了戏剧性,她刚跟另一个书香门第的公子谈婚论嫁,那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小皇叔偏吵着闹着要娶她当皇婶,不答应还打算明抢?小皇叔,你这么重的匪气,你亲哥造吗?叶九韶觉得自己是个热爱生活的好孩子,然而,当身边冒出来一群蛇精病张牙舞爪时,叶九韶怒了,真当名门淑女跟武林女汉子不能划等号?养过深闺、闯过江湖,连傲娇的小皇叔都被她拐回家里抱孩子去了,这一生应该算丰富多彩吧……叶九韶歪着头,大概吧……片段一:陈烁云靠着花园里的巨石,低头看着匆匆赶回来救他的容岁雪(叶九韶),清俊的容颜化开一抹笑意,道:“小韶,你既然不在乎我,还回来做什么?”容岁雪暗恼自己沉不住气,这只死妖孽是那么容易让人弄死的?没好气道:“回来替你收尸!”陈烁云旧伤未好,打了一架没什么力气,顺着巨石坐下去,道:“人心不古、世风日下,闺中少女都学会口是心非睁着眼睛说瞎话了……”“……”容岁雪脸黑了,上前拽起陈烁云的胳膊,道:“年纪不大装什么老气横秋!起来,地上潮气重,你还嫌伤得不够重是吧!”片段二:“听说,小九是为了你灭了北凉的?”某皇帝脸色不善的对着容岁雪。“……”容岁雪扯扯嘴角不知怎么接话。皇帝见状刚准备再接再厉,一个白脸公公苦着脸进来,道:“皇上,豫亲王来了,奴才们拦不住啊……”“……”皇帝看了眼紧张兮兮握着容岁雪手的陈烁云,一脸不忍直视,道:“小九,皇兄只是找未来弟媳妇问问话,你这么紧张做什么?”陈烁云瞪了皇帝一眼,道:“当年若不是你说什么建功立业才能娶妻生子,我跟小韶能一别那么久,你也好意思拿这话问小韶!”

    加入书架
  • 千金佳人之佳人传

    古代言情

    林佳人是这样定义自己的穿越的:前世用光了人品,今生砸锅卖铁的还债。穿越前,她是一画千金的大画家,从小顶着天才的光环被人崇拜,没想到一朝穿越,竟然成了一个小受气包。小白菜的童谣就是她生活的真实写照啊!!母亲早亡,亲爹不疼,算了,只要过得去,她也懒得计较。异母姐姐不满意婚事,要她代价,也行,不过是换个地方呆着,她继续攒人品,早点摆脱霉运。双胞胎姐姐不喜欢有人跟她长得一样,要置她于死地?佳人怒了,当她愿意跟人长得一样啊,凭什么她就得给那什么千金腾地方?这是一个懒人大小姐与腹黑小王爷的故事,喜欢的亲们,欢迎收藏。

    加入书架
  • 浮生叹桃始华

    玄幻言情

    初见时,她是梦城中一个点灯仙人,遇见意外落入梦城的景阳,一场梦境一般的爱恋随着纷飞的桃花瓣飘散,月落,世间在没有一个阿瑶。再见时,她是带着女儿到人间寻找宝物的上神,遇见仙灵被封的他。她从不知纷飞的桃花瓣背后的容颜,他只认随着月光消散的阿瑶,却因为粉嫩嫩的小女儿让两人再一次结缘。上穷碧落下黄泉,容瑶幽居碧落海数千年,才知碧落海也能开出浪漫的桃花。繁华流离一场梦,景阳漂泊世间上万年才懂得刻骨铭心的珍爱。

    加入书架
  • 重生之千金嫁

    古代言情

    她风如沫,乃是风家幺女,父母兄长捧在手心的掌上明珠。当娘的自女儿出生就开始准备嫁妆,当爹的从女儿三岁就开始物色女婿,然而,当某天女儿哭着闹着要嫁给寄在她家篱下的表少爷时,爱女如命的爹娘又当如何?要骂,风夫人舍不得,要打,风老爷下不去手,最后也只得便宜了那穷小子,将女儿嫁了过去。片段一陈子岚望着风如沫,道:“是,我来是想当面问你一遍,你当真要嫁我?”风如沫看着他,点头道:“当然是真的,若是不嫁,我这些日子的骂不就白挨了吗?”风如沫只当陈子岚担心她以后吃不了苦,便好心安慰他道:“你不用担心我吃不了苦,虽说我从小娇生惯养的,但也不是说你以后就不会好,再说,我爹娘哥哥们那么疼我,怎么可能不管我!”“……”陈子岚看风如沫认真的模样,点头道:“我问过你了啊,以后就再没有反悔的机会了,我陈子岚许诺你,这一辈子我只有你风如沫一人,而你这一辈子也只能是我陈家媳妇。”“……”风如沫眨眨眼,似乎好严肃的样子,但不就是娶妻吗?至于那么严重?片段二衣冠楚楚的容三公子幽怨的望着风如沫,道:“我究竟哪里不好,为什么你都嫁人了,她还不肯嫁给我?再拖下去不就成了老姑娘了吗?”风如沫翻了个白眼,道:“你就是这么跟她说的?”“有问题吗?”“我要是她,我也不嫁!”“为什么?”“我嫁不嫁人关她什么事!你活该孤独一生!”风如沫没好气道,谁会喜欢自己未来的丈夫拿自己跟青梅竹马的表妹相比,活该讨不了美人的欢心,还连累她的名声。

    加入书架
  • 毒门千金之田园锦绣

    古代言情

    何谓狼窝?在唐雨蔷看来,私生女因为某些利益变成千金小姐就等于进狼窝。何谓虎口?以唐雨蔷的经验,穿越变成落难豪门的丫鬟比虎口还危险。好在夫人跟她娘关系好,疼她就如亲女儿一般;好在大少爷虽然性格冷了些,却拿她当妹妹看;同村的少年虽然呆了些,却一心一意对她好,总的来说这虎口还是温柔的。片段一:“……”唐雨蔷见唐明允微红的脸,露出一抹笑容,道:“所谓尺有所短寸有所长,少爷读书好、功夫好,小蔷么,照顾少爷原本就是小蔷该做的啊!”“……”唐明允默然,不知为何,他一点都不喜欢唐雨蔷叫他少爷,微皱着眉道:“以后不许叫我少爷。”“……”唐雨蔷眨眨眼,呆呆道:“不叫少爷?那叫什么?”“叫哥哥!”唐明允抢过唐雨蔷手中的扁担,径直往前面走去。“哎……”唐雨蔷不明白唐明允这会儿发什么疯,赶忙追上去,道:“少爷,药店在这边!”“……”唐明允顿住脚步,站在原地等唐雨蔷追上来,才回头盯着唐雨蔷的脸,道:“叫哥哥!”“……”唐雨蔷扯扯嘴角,自知唐明允从来不是个好说话的人,她若是不答应,唐明允估计能跟她耗上一整天,赶忙点头道:“哦,哥哥,我们去药店吧!”片段二:“小心!”顾之遥惊呼着将唐雨蔷扑倒,唐雨蔷敏锐的察觉到身后的危险,一回头一条大腿粗的蛇尾重重的砸在唐雨蔷两人刚刚站的地方。“嘶——”唐雨蔷吸了口冷气,手抖了抖道:“你、你怎么没说后面还有一条蟒蛇?”顾之遥一面拽着唐雨蔷躲开,一面道:“刚刚忙着应付那一群,忘了。”“……”唐雨蔷心里一万个想捶死顾之遥的小人跳动,忘了,这是能忘的事吗?比起那一伙小家伙,明明是这一只比较可怕好不好!“你别生气,我们想办法弄死它就是了,大不了请你吃蛇羹啊!”顾之遥拽着唐雨蔷跃上一棵高高的树道。

    加入书架
  • 盛宠名门继女

    古代言情

    父亲是衣锦还乡的状元郎,继母是当朝长公主,上有高贵冷艳的原定女主、阴险毒辣反派女配,下有一肚子坏水的便宜表弟,作为预定炮灰的贺知年很惶恐,她一个只有武力值的女汉子要怎么在一群高智商人群里混下去!贺知年心思不够缜密,但逻辑还算清楚,定下小竹马,拆掉金手指闪亮的第一号敌人;抱紧长公主的大腿,当个有娘疼的小美女;一表三千里的便宜表弟,不想挨揍滚远些;那个谁,恶毒女配,要不要聊聊拳头的硬度?小竹马:玩够了吧,该早点收收心嫁人了!

    加入书架
  • 盛宠嫡女世子妃

    古代言情

    渣小妾:大师说大小姐及笄前不能远行,老爷此去京城做官,就留姐姐在家中照顾孩子吧,也免得姐姐担心大小姐。糊涂爹:理当如此!时光匆匆如流水,红了樱桃,绿了芭蕉,十八年匆匆而过,渣小妾熬成了黄脸婆,黄脸婆熬成了贵夫人,方叹息悔恨当初太聪明。渣王妃:你夺我所爱,我就抢你儿砸的命数,来打我啊!苦情王爷:能听心上人的儿子喊一声爹,我也心满意足了……时光匆匆如流水,倒霉世子不想要渣娘痴情爹了,奈何亲爹又来打酱油:统统给我儿子赔命去!苏简在世子最落魄的时候招赘了他做上门女婿,本以为换一张脸换一个身份能够重新开始,谁知仇家又来刷存在感。等世子终于重见天日回到媳妇家时,惊讶地发现,从前温柔漂亮的媳妇儿已经变成了提着菜刀吓唬人的暴力美人。

    加入书架
  • 错嫁小娇妻

    古代言情

    一场精心设计的意外,宁熹从侯门小儿媳变成了国公府的世子夫人。千娇百宠的小公举要怎么在各怀心思的国公府生存?扮猪吃老虎她不会,刁蛮泼辣她不行,阴谋诡计她只能看懂那么一点,自己没本事,娘家没底气,宁熹揪心的数了一遍手指,还是决定做个乖乖女,凡事听夫君的话总没有错吧!发现新媳妇换了人的一刻:宋缜看了眼大丫鬟,又看向宁熹,心里竟升起了一丝紧张:“你不是白夜歌?”白夜歌?宁熹木然摇摇头,完了,不会是花轿送错了地方吧!她不会被退回去吧!便宜都让人占了,她再也嫁不出去了吧!“那你是谁?”宋缜心里松了口气,早晨郁闷了许久的事仿佛一下子云开月明,只要不是白家人,其他凡事都好办。“宁熹。”宁熹老实回答,不知道她要求浪迹天涯,高手爹和富婆娘会不会答应。“嗯,那我叫你阿九吧!先洗漱,用了早膳去拜见长辈。”宋缜愉快的做了决定。发现前未婚妻是条毒蛇的那一刻:宋缜看了眼脸色苍白的婶娘,向宁熹道:“你差点嫁人不淑,我差点娶妻不贤,果然老天是向着我们的。”宁熹乖乖点点头,“对啊对啊,妈妈说的对,漂亮的孩子老天都会偏爱的!”不漂亮不被老天偏爱的姐姐、妹妹、前未婚夫斜着眼呵呵。

    加入书架
  • 鸠鹊同笼:冒牌千金重生记

    古代言情

    重生在被骗到苏家之前,苏鲤犹豫了很久之后,还是选择了被苏大夫人带回苏家去。苏鲤前世的最后几年过得糊里糊涂的,今生她想,至少要让苏家搬石头砸自己的脚;至少不能光让苏家享受她带来的好处,总得让她也沾点光;至少要好好地活下去,而不是让人用尽了她的价值还觉得是在施舍她。女主:我是谁?我从哪里来?为什么我要跟苏家讨厌的小白菜长得那么像?男主:一个脑残、一个脑子进水,为什么我身边会有那么多混蛋?难得有个脑子在线的姑娘,还是早些娶回家藏起来吧!

    加入书架
  • 倒霉太子福星妻

    古代言情

    关于男主:因为蠢弟弟求了皇上,皇上在大选上给封以泽指了一个未婚妻。小未婚妻刚刚十三岁,娶进门还得两年,但看着乖乖萌萌的,比同父异母的妹妹们招人疼多了,后来——有一天,他发现小未婚妻武力值颇高,脾气,大约还有些暴躁;有一天,他发现小未婚妻记性颇好,心眼也不少;有一天,他发现小未婚妻身边还有个青梅竹马的表哥,这个真的不能忍了!关于女主:因为姐姐定了亲,萧从玉进了大选,然后,被指婚给了庆川王府的庶长子,她还没来得及嫌弃庆川王府人多事多,同父异母的亲姐姐就嫉妒得把她推下水了、没事给她上眼药了,不用多想,揍她;太子要打死她未婚夫,不用多想,坑他;王妃要给她未婚夫纳妾,不用多想,这个真的不能忍了!

    加入书架